中性海棠

Sparrow


一樣是妹妹的文這裡代發(拖了一個月真是不好意思

歌手AU 原型有參考(猜的出來很棒)中文諧音哏



在Wally開始抓著自己的右手不放的時候,Kyle就知道對方醉了。


他們這幾個月都各自在忙新歌宣傳的行程,活動一個接著一個。兩人幾乎都沒有休息時間,更何況是見上一面。所以在緊湊的工作後,沒了腎上腺素的沖刷,只想賴在家中的沙發上耍廢。



而酒精也是個浪費時間的好東西。




右手背傳來的痛喚回Kyle的注意力,「Ouch.」他吃痛的發出聲音。發現是Wally沒控制住好,磨了一下較重的力道。


「抱歉。」Wally過幾秒後才意識到是自己造成的,但他還是沒停止動作。


Wally從喝了第三杯威士忌之後就開始用手指描繪那刺青。它紋在Kyle的右手背上,是隻張開羽翅的鳥。Kyle之前好像有跟他講過這是什麼品種,不過他現在已經想不起來了。(絕對不是因為自己醉了)Wally很喜歡這隻小鳥,相較於其他更精細設計,他對它這種簡單明瞭的圖樣有更多的好感。


但或許Wally喜歡它是因為當Kyle彈著吉他時,播弦的動作讓那鳥兒像活生生地在拍動翅膀,隨著旋律和對方好聽的聲線起舞。



指尖從鳥嘴出發,沿著羽毛的弧度轉彎,到尾翼的停頓後,再回到原點。

他能閉著眼睛完整畫出來。





Wally永遠都不會跟Kyle說他有多麼喜歡這刺青。





Kyle看著將頭枕在自己左胸口上的Wally一次又一次繞著刺青。他其實有時候會被對方的這個小動作弄到發癢。



他也醉得差不多了。他倆喝了酒後的模式也沒什麼大不了。當Wally進入認真描摹狀態時,Kyle就會將下巴輕抵著前者的髮頂。


他盯著紅色的髮絲,有時會感到錯覺,覺得看到巡演時在加拿大看到的楓葉。左手觸感柔順的頭髮也像極了當時手指摩挲到的葉面。聞著熟悉的味道,鬆下緊繃的身體,一切的努力在這片柔軟的楓葉林前都值得。



寧靜的夜晚,只有壁爐中柴火燒得噼啪聲。電視開著,但音量卻被關到最小。他們平時都被社群媒體圍繞著,鎂光燈閃爍跟此起彼落的交談聲。


兩人作為音樂家,都不置可否的很享受被注意的感覺,可有時也會只想拉著對方的手躲到沒有人的角落。





沒有任何人的注意。只有彼此的目光。





當Wally畫著Kyle的手背到超過一百次時。Kyle開口劃開了微醺的氣氛。


Kyle說:「你是不是忘了它是什麼?」Wally回說:「不。」「我記得很清楚。」


Kyle咯咯地笑了起來,Wally被他的胸膛起伏震得也無厘頭地笑出來。


「嘿!我是認真的!」

Wally坐直身子,嘗試想要表現自己是認真的。但又被Kyle的左手摟住。兩人拉來拉去就雙雙倒在沙發上。


他笑著抓住Kyle的右手背,遞到那人眼前,他一直在發出咯咯的笑聲,搞得自己說了好幾次才能說出完整的句子。Wally說:




「它是鴿子。」




Kyle笑得快死掉了,Wally也是。「不,它不是。」Kyle笑著回答。但Wally不在乎。明明是個很正常的問答題,他們卻不知道為什麼會笑成這樣。


Kyle牽著Wally的手,拉到兩人面前問說:「所以。」「為什麼是鴿子?」


Wally的指尖停在那黑色的羽翼上,笑著回說:








「因為你是鴿手。」

Salvatore 夏日的薩爾瓦多

哇第一次審核沒通過。

被lof 認為寫的夠色成就GET!


12:24活了一下但被屏了,不行就發隨緣或ao3了。


16:47掛了。

所以➡️隨緣居:[DC] [kylewally]三代绿红 Salvatore 夏日的薩爾瓦多 (ABO)

AO3:Salvatore 夏日的薩爾瓦多—ZXhaitang

救命 太陽女神閃家的設定頭飾啊

神猫罗尼休:

上世纪初,这种飞翼形的头饰盛行一时。它看上去轻盈小巧,似乎真要飞入空中,而做工又极为讲究,上面镶满了璀璨的宝石,十分亮眼。

閃電小詩

神速力便如赫爾莫斯的權杖,

雙蛇如黃藍閃電般纏繞其上。


像是祝福,又似咒詛。


是小偷之神偷去了時間,

又為醫護之神悲憫天下。


是平民躋身於眾神之間,

又為世界成為信使犧牲。


足上雙翼翻飛,

而蛇蛻又幾回?


閃光與里拉琴聲,

催眠入綺異夢境。


白茫冥河內,

似是故人來。


亮光一逝,十萬之一。

傳說,在家族內流傳。

一起去遊樂園

一樣是妹妹寫的



 James Jesse X Hartley Rathaway

今天James和Hartley一起去了遊樂園。因為他們拿到了兩張門票。

確切說的話,是他們從熱浪的床頭櫃拿走了票。

「喔得了吧。與其讓他把那兩張票放在那放到過期。不如我們花一花。更何況熱浪會不會把票拿給另一人都很難說。」James是這麼對Hartley說的。

這就是為什麼他們現在站在本座遊樂園地標摩天輪的正下方。

不,James一點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們會在這裡。

當Hartley把對方拉離開的時候,說:「所以說為什麼一個懼高的人要來遊樂園?連摩天輪都不行了。」

所以他們倆玩了所有不高的遊樂設施。兩個大男人來遊樂設施卻只能跟小朋友群擠在一起玩,看起來挺可笑的,但Hartley跟James 各自也是很高興的。

空下一天去遊樂園玩。

Hartley 自己即使當貴少爺當得太無聊,也是跑去吹笛子,而沒想過要去遊樂園玩,也有可能是因為他在跑出來的這一段時間才知道有這種地方吧,畢竟他自己還沉浸在樂符裡。這一次因為如此,才有了機會來到這裡,他也就沒多說什麼拉著對方開始玩。

「這是場約會嗎?」一開始對方拿著票在空中甩的時候,他詫異底想。兩人從確認關係後到現在,目前都沒做過正常伴侶戀愛時的步驟。(除去一大堆的吻和性)但自己還算是滿意了。Hartley 開著碰碰車和對方幼稚的互撞。坐上高速過山車,雙手舉高不握著安全桿,讓風快速的略過手指間的隙縫和髮間。James 有點驚嚇的握住自己的手時,Hartley 覺得那也是個不錯的感覺。

去遊樂園玩一天。

這是James 覺得挺好奇的一件事。小的時候在馬戲團表演時,他就會用他的小手去掀開篷布,去窺視在不遠前方的那些用簡單機械就能運作的設施。以前的他有想過可不可以溜出戲團一天去玩玩。因為那些牽著父母親的那些小孩,看起來玩得很快樂。

「這是場約會嗎?」他們開著車駛向遊樂園時,James 看著面前的道路想。他從來沒好好想過這方面的事,自己完全是按照順其自然。但他覺得和Hartley的關係現在也發展的還不錯,也就沒多希望點什麼了。他看著對方撕著棉花糖的樣子。要求接下來要玩什麼的表情。因玩旋轉咖啡杯而揚起的髮絲。James 真心覺得Hart笑起來很好看。

「所以說這是場約會且很棒。」至少自己很高興,彼此也是。

「都最後一個了我們為什麼要用這東西收尾我不知道我為啥剛剛會答應你這件事但那絕對不是認真的所以我們馬上離開吧馬上。」James 看著前面在轉移變動的風景說。「喔停止吧你James Jesse你現在就是在這裡,你跑不掉。就稍微冷靜看看四周圍,沒什麼大不了的。」坐在隔壁的Hartley 貼緊椅背,無奈的回答他。「看看?你叫我看看!他媽從十層樓高的地方叫我看?!」James 終於開始失控大吼。Hartley 無語。的確,他剛剛不應該興在上頭時跟對方提議去玩雲霄飛車,但James 也沒拒絕,甚至牽著自己去排隊。八成也是玩嗨了吧?笑成那樣。但現在列車都快爬升到頂端了,根本無法下去,除非James 想直接呼喚超人來。

列車停住在最高點,往下就是見不到底的不歸路。「所以我們為什麼停著?Hart?」James 緊張的問。「一般來說都會停個5至10秒多。讓人做個心理建設。」Hartley 將頭靠在緊壓自己身體的安全桿,若無其事地說。「不過到最後增加的都是刺激感和緊張感。」他還嫌不夠似的加了這句話。

Hartley 看對方頓時變得手足無措,他將頭貼回椅背,偷偷的勾起嘴角。當自己在心中做最後倒數時,隔壁的人突然又講話了。

「Hartley Rathaway。」James 從安全桿的縫隙看著他說。

自己只能也轉頭看著他,眼神透露著詢問。但他卻是很緊張,連聲音都有點在抖的說:

「我愛你。」

「我真的非常非常愛你。」

Hartley 勾起嘴角。好啦,他現在覺得心中好像裝滿了什麼,害得他覺得安全桿壓的很緊。Hartley 單手伸去覆蓋在James 因緊張到爆而緊握金屬把手上關節還有點發白的手。後者見他這個反應,選擇放手跟前者十指相扣。Hartley 望著James 說:

「我也愛你, James Jesse。」

「非常非常愛你。」

雲霄飛車衝了下去。

一起感冒

其實是妹妹的文但她帳號打不開所以就代發了

拖人下坑的好處就是聖誕節有糖吃




好啦聖誕節應該就是要這樣吧,雖然說要經過一天了(。・ω・。)尷尬

大家聖誕快樂

(請簽收正文)

對,我們親愛的Wally生病了。

而他現在正吵著Kyle 要買冰淇淋。

Wally正面倒在沙發上,聲音悶悶的從沙發墊傳了出來「我沒發燒!我沒咳嗽!我甚至都沒有打噴嚏!為什麼我不能吃!」

坐在桌子前正在趕稿的Kyle 連頭都沒抬的說:「你現在全身體溫高到怎樣,你知道嗎?是連冰淇淋還沒到你嘴裡,就會直接手裡融化的那種。」

Wally 聽見之後瞬間把臉抬了起來,並且把手心貼在額前說:「喔少來了!我的額頭跟我的手掌是一樣的溫度!我的體溫正常的很!」

Kyle依舊快速的揮動他的畫筆,嫌棄地說道:「那是因為你的手溫跟你的額溫一樣高。你已經開始神智不清了Wally,你就接受你感冒的事實吧。」

Wally原本只覺得腦袋有點暈,但他現在覺得自己是被Kyle 氣暈的。

「我現在不止沒有神智不清,我甚至還知道這裡他媽連個冰箱也沒有!我居然還希望這裡有冰淇淋!」

Kyle 終於停住畫筆,笑了一下後說:「你現在才意識到這裡沒有冰箱嗎?你真的燒過頭了。」

好。這下Wally 決定他要自己去獲得冰淇淋的幸福。為什麼他之前會指望Kyle 呢?所以他邁向了門的道路,遵從心的方向。

當Wally 要碰到門把的時候,Kyle 屈服了。

「我投降。你乖乖待在這,我去去就回。」Kyle 把病人推回沙發上坐好,拿起鑰匙走了出去。

Kyle 看著對面的人快樂的吃著吵了很久的冰,其實也只有一球。但他看Wally 也不是很在意,判定此人真的燒得不輕。

「好吃嗎?」Kyle 問。

「超好吃!」Wally 回答。

算了這樣也好,與其讓他在那邊繼續吵,不如等一下騙他把藥吃下去。

「我好喜歡你Kyle 。」Wally 咬掉倒數第二口餅乾。還是第三口,他分不出來。不知道是哪一間的冰,還不錯,之後可以去看看。Kyle 的臉是不是有點紅?

「你還好嗎?你的臉頰是紅著的。」Wally 問對面那個看起來不是很OK的人。

Kyle 搔了搔臉,看向旁邊說:「沒....只是有可能跟你一起感冒了。」

(一)

 創之城在黑暗的天空下快速地活躍著。街上來往的車輛,尾燈在快速的移動下形成一條條光線,顯現的創界忙碌的一面。不同顏色的道路分隔島,繁複卻又條理分明的在城市裡延伸。為使用者開闢便捷的交通。

但在創樓裡邊,快速與條理似乎都被玻璃隔絕在外。



例行性會議,即使創界沒有發生任何事情。其實這樣說也不是很對,畢竟開會時只有兩個人,除非兩位創始者來。總之Clu和Tron每天至少都會有一次見到彼此的時候,面對面的。他們都選在Clu的辦公室(因為其他間太大了,他們只有兩個人)Tron會看著區域報告,而Clu則批審著公文。




看Tron站在辦公桌的另一邊,對方正在瀏覽報告。文件散在桌上,一大堆的事務要審。手指落在桌面上,敲出細小但清脆的聲音。髮絲、髮末、眉骨、眼睛、下巴、肩頭、腰身......他很確定自己專注於文件內容的眼睛又掃過那人的全身。


又來了。手指摩挲著自己的下巴。Clu強迫自己的目光轉移至下方,與桌面上的文字對上眼。那排排的符號好像也懂他這難處,但它們表示愛莫能助。它們只能做好自己的份內工作。


Clu皺起眉頭。他能察覺得到不爽的感覺漸漸佔據全身。搞什麼東西?為什麼自己無法解決這種事?是自身出了問題嗎?不。這絕對不可能。

手指停在下顎上。那為什麼自己會對Tron有這種感覺?其實已經有一段時間,當他們倆相處的時後,他會直盯著後者看。不管是還有其他人在場還是獨處的時候,即使知道自己停留的時間過長了,但目光還是會忍不住追隨上去。


有別於以往想與對方比較的好勝心,這情緒更強烈於前者。



是種較溫和但又龐大的愉悅感。




想到這裡Clu的手指就停止摩挲。


他似乎摸索到了什麼。




「Clu。」

被叫喚的他將視線對在發聲的那人眼睛。平靜又理性。似乎很少有波動,處理公事時也是一樣,冷靜地解決與給予指令。


可是他知道。知道那只是被藏起來了。



「有什麼問題嗎?」Tron問道。這問句落在兩人之間,好像砸碎了某個東西。


Clu沒回答。



問題可大了。他想。




Tron其實一直都知道那個專注於自己的那道目光。

不管何時何地,只要兩個人共存在同一個空間,那目光就會在自己身上。它很強烈。


剛開始還好,因為那人會意識到時間過長或是手頭正在做什麼事而將其收回。

但如前面所說的。

它很強烈。


到了現在,兩人不知道為什麼都能接受這個相處模式。

Clu安靜看著自己做事。有時自己也會瞄回去,會看到前者被逮住的一瞬間訝異跟接踵而來的有趣的變化。都在那雙眼睛裡發生。

所以他有時候會想起那片跟自己一樣的棕色。他們都繼承了自己的使用者的顏色。就望著自己,不知道裡面翻覆著怎樣的情緒。

情緒。Tron想著這個詞。因為自己跟Clu都是從使用者複製過來的,相對於其他的程式,他們獲得更多更貼近使用者的東西。從頭到尾,從裡到外。



他很強烈。



剛剛自己叫了對方,見到對方抬起眼看著自己。在棕色的裡面好像有什麼在晃動。但最後看到的在裡面的是自己。那目光總是追逐著在看自己。

他很強烈。


他說出前陣子一直問的問題,可是對方都沒有給他答案。即使如此,類似的話語已成雙方的開場白。


「有什麼問題嗎?」他問道。

他知道對方依舊不會給自己答案。


但自己好像意識到了什麼。

答案,對方早在之前就給了。





剎那間,他們以為創界也是可以如此的寧靜。



「EMERGENCY」

這條紅字叫醒兩位。



Tron馬上看向手中的面板。從外荒傳來的。大量的能量粒子。看來勢必要跑一趟了。「我去看一下。」Tron說。他繞過辦公桌走向電梯。想著外荒那邊會發生什麼事,當然也有可能只是個大閃電而已。

「我跟你去。」Tron聽到Clu這麼說。Tron回頭看著他,自己頓了幾秒按下電梯鍵。「為什麼?」Tron問。對方大可待在這等他傳回消息好就好,何必也去?更何況他的公文也還沒處理完。「就想去。」Clu回答。他知道對方在想什麼,那檔事三兩下就好了,不需要前者操心。Clu勾起了不是發自內心的笑容。Tron看見了就沒理他。



直覺。到最後在電梯門闔起的時候他想。



討人厭的直覺。

楔子

(建议配合BGM:no time to die—Billie Eilish)


一种事过境迁的错觉,在这样的情形、时空、背景,再次遇见你,是你,也不是你。



lovr坐在白色吧台椅上十分嘲讽的想。


和创界中那间独特酒吧同样现代的装潢,简洁俐落的黑白色调,亮眼艺术的蓝白灯饰。就连眼前浅蓝的调酒都刺人的相似。只是那双湛蓝这次的台词却不是“你脸上还有雀斑。”梳整的头发、深色的衬衫、眼下的浅浅青黑。岁月依旧在他身上留下痕迹。时间就算在创界流动较快,但刻痕总是不会友善的对待他们。



 

lovr在酒吧昏暗与明亮快速交替的灯光下仔细的描摹面前这人的一丝一毫。


 


璨金的短发依旧摄人心魄,只是边缘染进了些许灰白。脸庞的锐利棱角还在,却被眼角的纹路和疲惫化去。那双极地冰蓝的瞳,冰封的寒冰底下,有困惑、有质疑、有愤怒,糅杂在重复的无力之中。



 

这是他的007所没有的。


 


他的007,意气风发、自大风流,发稍折射的光芒耀眼,线条不容忽视而尖锐刺人,眼中冰霜将你捕获,并永远留在其中。


 



 

那人走到了吧台,指节轻扣,清冷带着沧桑的嗓音,缓慢但有力的将字句吐出。


“三份琴酒加一份伏特加,再加半份苦艾酒,加冰块摇匀,再加一片去皮薄柠檬。”


随后接着另一句,彷若刚好想起,语句的重量却又让你知道这是句叮咛。


 

“摇匀,不要搅拌。”


lovr这时真的忍不住微笑,他仍清晰的记得当一身雪白的酒吧拥有者Castor 在喧闹的音乐声中问搅拌的问题时,007的答案可是重重的砸下。


“我他妈像在乎的样子吗?”


就连角落里固定的常客金色的竖瞳都不禁眯了眯。


 

真相是如此刺痛的在他眼前、耳中彰显著。他们是不同的人,不同的存在。晶莹的泪珠宛如流星一闪而过。如今你再也不会看到我的眼泪了。因为心的死亡早已迫在眉睫。


 


那人转了过来,目光攫取住了他,嘴角的弧度被调矫倜傥的位置,眼神表面上也换上了多情的正装。锋利的双唇轻啜了口酒后微微开启,欲言又止。


 


在酒精的催化下,两道身影的重叠,lovr再一次的迷失在那双眸中,对着在程序中格外有着情绪的透彻蓝色低语呢喃着。


 


爱你的我是愚蠢的吗?拯救我需要不顾一切吗?难道只有我看不清这一切吗?



 

迷乱之中,两双寒瞳,交错在一起。


 

一双薄唇、一声叹息、两个次元。


 


“Double O seven 。”


 

“Bond,James Bond。”


 



lovr看见了在James 眼里逐渐升起的疑问。已被醉意填满的他任凭语句自口中溜出。


 


“我只是,在另一个世界,和你相遇、相爱,是你,也不是你。”




 

TBC

创:战记(Tron Legacy)AU 00Q




可能要有看过创(TRON)电影的,或先查过维基或百度会稍微清楚点世界观。



主CP是007/lovr捎带隐藏彩蛋CA。



设定是lovr是Q的名字,而007是创界中的一个攻击程序,当初是直接以年轻的James Bond 复制而来的,不过是没有复制到记忆的,只有复制到技能、习惯⋯⋯等。James 当初要复制之前有被ENCOM 公司带着绕过创界,不过没看过Q或lovr。James 在现实中的设定是退役海军少校,后来去做了私人保镳。而这篇文的Q指的是lovr进创界后创造的程序,外貌是直接复制当时的lovr的。



这篇文的时间点是因为lovr要处理个人私事(Sherlock的葬礼)也因为和007起了冲突所以离开了创界,然后在现实世界中的酒吧遇到James。


正文下一頁